快捷搜索:

不能忘却的苦难辉煌历史

不能忘却的苦难辉煌历史

  自1994年提笔,2009年第一次出版至今,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的《苦难辉煌》一书已再版多次,成为人们了解中国领导下中国革命辉煌历程的畅销之作,曾获中国出版政府奖。近日,《苦难辉煌》一书由作家出版社推出青少版,金一南在原有内容基础上删繁就简,在纷繁的国际国内形势中更加突出长征的主线,贴近青少年知识背景和阅读习惯,将这段历史全面而线世纪在世界东方,中华民族经历了从百年沉沦到百年复兴这一历史命运的大落大起,如今回顾起来震撼人心。在这一命运形成过程中,中国、中国、联共(布)与共产国际、日本昭和军阀集团这四大力量,以中国大地为舞台,发生了猛烈碰撞。震撼世界的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,正是这四股力量在中国大地上思想冲突与实力较量的结果。《苦难辉煌》(青少版)正揭示和剖析了在这一错综复杂的政治环境下,中国在生死攸关之际通过万里长征的炼狱,经历严酷的围堵、不尽的跋涉、惊人的牺牲、无情的风云变幻形成的地狱之火,以义无反顾的顽强、前仆后继的牺牲、不屈不挠的坚韧,让中国工农红军和中国革命浴火重生,从苦难走向辉煌,一直构筑成了我们的今天。

 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,也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,在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过程中,青年人曾在多个历史时期担任了中流砥柱,肩负起国家与民族的重任,也是我们未来的希望。金一南特别强调道,《苦难辉煌》一书中写到的也都是一群当时的年轻人,包括、、苏俄等等,他们有不同的信仰,不同的追求,走上了不同的道路,导致国家民族不同的命运。

  金一南表示,在革命时代已经远去的今天,出版这本书,并不是要青少年们将来也都去抛头颅洒热血,而是对青少年加以提示,让他们以比较简洁的方式了解今日中国是如何走过来的,从而做出对自己、对国家民族的未来有利的选择。“今天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而是从过去一步一步地奋斗、流血、牺牲走过来的。我们牺牲了很多前人,所有那些为了中国人奋斗牺牲的先烈,都值得我们今天的敬仰和纪念。就像人民英雄纪念碑上写的,‘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,从那时起,为了反对内外敌人,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,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!’——没有苦难,何来辉煌。”

  在当下多元的社会环境中,青少年接触到各种流行文化和价值观,难免对革命历史有所隔膜,难以通过传统说教的形式去灌输。对此,金一南认为,“灌输”和“说教”本身就是带有负面性质的,也不应将主流话语看作与个人不容,放眼世界,包括西方社会在内的每个国家都有其主流话语,非常重视对青少年的精神教育,培养对社会的同情心和对国家、民族的爱与责任感。他以他在美国的见闻举例说,美国从1776年建国至今不过200多年历史,但却能将自己的历史教育开掘得相当好,街上升国旗、放国歌的时候,连小孩子都会停下来立正,朝向国旗国歌的方向。中国有更加悠久的历史资源,理应开掘得更充分,把爱国主义教育做得更好。“孙中山20世纪初讲过一句话,四万万中国人,一盘散沙而已。没有共同的信仰,就是一盘散沙,一盘散沙的结局我们看见了。站起来的前提,是我们有个共同的价值观,有共同的奋斗理念,这样才能万众一心。我觉得这是在今天回顾过去给我们最大的意义。”

  在这一点上,“说教”行不通,而是要力求讲好中国故事。“从孙中山的一盘散沙变成全世界组织化程度最高的国家,这里面就是故事。”金一南讲道,比如工农红军二万五千余里长征,当时那群人怀揣着信仰,克服围追堵截,翻越千山万水,经历了重大的损失伤亡,从红色苏区出发时有30万人,到达陕北时只剩2万余人,遭受了巨大损失,但留下了一笔追求理想的精神财富,今天仍然有很多年轻人包括外国青年都在重走长征路,红军长征也在“申遗”当中。“为什么要申遗?因为长征绝不仅仅是中国的资产,绝不仅仅是中国革命的资产。包括现在的西方,也在把它视为一个人类的共同遗产。”

  《苦难辉煌》问世十年来,在社会上产生热烈的反响。金一南回忆说,他印象最深的事情之一,是2013年基辛格访华,提出要看《苦难辉煌》一书,但因为没有英文版,只好找人紧急翻译了根据该书拍摄的12集同名电视纪录片,拿给基辛格看。2015年金一南访美与基辛格会谈,基辛格拿了光盘来,让金一南在上面签字。回想起来,金一南觉得,基辛格之所以如此关心《苦难辉煌》一书,是因为今天中国的国家地位日益上升,许多人都在看这本书,基辛格作为一个中国通,也想了解一下里面到底讲了些什么,中国人是怎样看待自己这段从“苦难”到“辉煌”的历史的。

  据了解,基于越来越扩大的海外传播需求,《苦难辉煌》一书的英文版也正在翻译出版当中,预计将于今年十一前推出。未来,还有望继续推出日文版俄文版等外文版图书。(《苦难辉煌·青少版》,金一南,作家出版社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